您的位置:考研教育网>  > 报考指南 > 资讯动态 正文

硕士农民工从教两周辞职 梦想无法照进现实(3)

央视网   2010-09-20 11:36 【 】【我要纠错

  硕士农民工之辞职风波

  导视:

  14天前,他踌躇满志;

  滕振国在台上讲话:我相信我会不断地超越自我,我相信我一定会做得越来越好。

  14天后,他愁容满面;

  滕振国:不来也不行,来也不行。

  激情过后,梦想的脚步能否追得上现实的翅膀?

  《硕士农民工之辞职风波》大家看法正在播出。

  我带着复杂的心情不得不写这份报告,承蒙施氏集团董事总经理的关爱,使我想成为一名光荣人民老师的梦想,在感激不尽。来也匆匆,去也匆匆,对此由此给学院带来的不便,我深愧疚,此生无以报答。

  解说:2010年9月4日下午三点,被媒体称为“硕士农民工”的滕振国向他所在的职业学院递交了这封辞职信。在职业学院,记者找到总经理廖辉,想探明滕振国辞职的真实原因,总经理廖辉说,滕振国的辞职信让她感觉非常迷惑。

  施氏集团总经理廖辉:这个可能确实是我百思不得一解的事情,我这两天问滕振国,到底是,是因为其他方面的困难还是因为什么原因,但是他一直都是,就是一个对不起,辜负了廖总的一片好 ,也辜负了,我无以回报,一直都是这样,其实滕振国真的是一个很厚道的人,也许他背后来自于他老婆的那边,也许确实有什么压力,但是我怎么问他都不说。

  解说:滕振国能够来到厦门中德经贸学院就职,与学院上级单位施氏集团的总经理廖辉个人的努力是离不开的。当初为了改变自己的命运,滕振国以农民工的身份考上了国家统一招考的硕士研究生,然而毕业后却无法找到自己称心的工作。对此,媒体进行了报道,引起了施氏集团总经理廖辉的关注。几经周折与滕振国取得了联系,并很快与他见面,颁发了聘书。8月21日,滕振国夫妇飞到厦门与中德经贸学院签订了劳动合同,正式被聘为辅导员。在欢迎仪式上,滕振国曾表示不辜负集团和学院的期望,把自己的工作做好。

  滕振国在台上讲话:我现在从我今天的签合同,和大家对我这种欢迎,我现在觉得我自己虽然有,可能会有这样那样的不足,但是我相信我会不断地超越自我,我相信我一定会做得越来越好。

  解说:自此,在研究生毕业一年之后,被媒体称为“硕士农民工”的滕振国总算在厦门找到了自己的位置。然而刚刚签约14天,怎么突然就要离开呢?廖辉总经理确实想不通。这究竟是怎么回事?记者拨通了滕振国的电话。

  电话采访滕振国:现在面临的问题是我老婆非要回家,面临这种困境,又是,我这一生我觉得老是面临着各种各样的问题。

  解说:滕振国说,由于他的妻子冯俊梅坚决不同意他在学院继续工作,他在无奈之下才选择向学院提出辞职。然而而在当初,滕振国与学院签约的时候,妻子是非常支持的。

  滕振国的妻子:既然这回人家都信任咱了,咱肯定也是有十分的力气还想使上11分,不给咱汝州丢人,也不给领导丢人,肯定会好好干,既然人家看起咱了,咱也得对起人家,我有这种想法,只能成功,不能失败。

  演播室:这里是大家看法。正当大家为滕振国有了满意工作高兴时,正当大家希望他在将来的事业大有作为,没有想到后来院着火,滕振国的妻子坚决要回河南老家的农村。而曾经口口声声支持他工作的妻子,为什么要这么做呢?

  解说:这就是滕振国在厦门的家,房子是学院为他出资租住的。记者见到了解滕振国的妻子冯俊梅,她一到记者就控制不住悲伤的情绪。

  滕振国的妻子:原来我也没有这么烦过。我确实一点不想在这儿。

  解说:滕振国的妻子冯俊梅说,他们夫妻俩一直很恩爱,虽然她曾经反对丈夫读书考研,但是由于了解丈夫想通过读书改变命运的想法,一直以来默默地支持着丈夫,这次她随丈夫来厦门,也打算继续支持滕振国干事业,然而来厦门的这几天她突然改变了想法。难道对学院有什么失望的地方吗?还是与学校存在着什么误解?为什么才过去不到半个月,原来支持丈夫到厦门就职的妻子就突然变得去意决决呢?

  滕振国的妻子:当然了,我们来厦门这个学校,真的对我们确实很好,你看给我们安排了房子,我们是农民,让我们来,我们也非常感激,就像廖总,廖总那人我也感觉非常好,你说摆在面前的现实不容我们在这儿,我也没办法,你说是不是。

  解说:滕振国的妻子冯俊梅承认学院对他们夫妇很照顾,的确让他们很感动,但是她提出让丈夫辞职也是迫不得已的选择。梦想中的厦门像一座幸福的天堂,然而,她来厦门首先感到有些水土不服。接下来,对留在老家的儿子牵肠挂肚的思念让她产生了强烈的回家念头。由于滕振国常年专心苦读,他的儿子7岁起就一直待在农村老家,由滕振国年迈的老母亲照顾。在孩子上学、成长的关键时期,他都在一心求学,没有给孩子应有的教育和关爱。儿子现在已经15岁了,正处叛逆期,而年近八旬的老人也管不住他,学习成绩在下滑,而且经常在外打电子游戏不回家,这让滕振国夫妇感到忧心忡忡。

  滕振国的妻子:老师说他还经常逃课,放假的时候他考的不好,他出去三天连个电话也没有,心想两个人就那一个小孩子,万一丢了,小孩子也是重要的,万一他丢了,他出点什么事,我们在外边别说没赚到多少,就赚再多的钱还有什么意义呢?

  解说:滕振国的妻子说,自己到了厦门以后非常想念自己的儿子,想想自己儿子也真可怜,作为农村一个留守儿童,一直缺少父母的关怀和监督,而现在马上就要上初三了,仍然沉湎于电子游戏。如果这个时候父母还是不在孩子身边,那孩子的学业可能就从此荒废了。除非把孩子接到厦门,然而,这本身就是一个有难度的事情。

  《平顶山晚报》记者樊建伟:马上给他孩子安排也不现实,现在学校安排你滕振国做辅导员,包括你妻子、你儿子,学校并没有安排的义务,对不对?

  演播室:儿行千里母担忧。滕振国妻子思念儿子的心情是可以理解的,虽然说为滕振国的儿子办理转学手续并不是学院的义务,但是为了让滕振国安心工作,集团总经理廖辉得知情况后,还是决定想尽一切办法办理好孩子的转学手续。然而,拿到转学手续就让滕振国夫妇回心转意吗?

  解说:集团总经理廖辉说,她本身就是一名母亲,她理解滕振国妻子那颗做母亲的心,当拿到孩子可以转学厦门的后续时,以为事情得到了圆满解决,便找来滕振国告诉他这个消息,然而,听到这个消息后,滕振国还是愁眉不展。

  滕振国:也不仅仅是儿子的问题,如果我儿子来了,我妈也要来,她说的是如果都来了,那么我们还养活不起他们,不来也不行,来也不行。

  解说:滕振国告诉廖总经理,如果儿子来,年近八十老母就会自己在家,无人照顾。如果一家四口都来的话,别说房子不够住,仅凭每月2600元的工资也养不活家人。

  廖辉:坦率地说这些问题都是应该,之前的时候,这些问题都是已经考虑过的问题,我相信你也不是没考虑过。

  滕振国:考虑过了。

  廖辉:当初那时候你考虑的时候,肯定也会把这些都计划好。

  滕振国:是的,我都打算把他们都接过来,是这样考虑的。

  廖辉:那你们现在的问题是说,你现在即便把他们两个都接过来,又面临着说你们自认为养不起嘛,或者说生活不下去嘛,这不是又出了新问题,你们当初那个时候怎么考虑去养活?当初想把他们俩都接过来的时候,想没想过怎么生活的问题?

  滕振国:这些问题有考虑过,当时考虑的,其实应该说是不成熟,时间很紧,考虑的不是那么成熟。

  滕振国的妻子:你比如说房子,现在是租人家的房子,厦门这边的放假,说几万块钱一个平方,那天我们在说笑话,跟别人在聊天说,我爱人干了一年能买这么一点平方,你说那现实不现实?就是那,我还是回家,不论以后的路怎么弄,我反正就一个,我跟我爱人是这样想了,这社会找不来工作就不要找了,我们家反正农田饿不死,小孩吧,就一个,慢慢供他上大学,以后就好一点了。我还是说了,我不要像有的人发大财了,做多大的官了,我看也不现实。

  解说:滕振国承认,他一直以来就跟妻子的观点不一样,比如考研究生的时候,妻子把他的书都当废品卖过,这件事夫妻发生过口角,比如找工作的时候,妻子让他安心于物业管理的工作,他以为自己应该还有更好的机会,而这次他对妻子的话却有着深深的认同。

  滕振国:虽然我老婆她没文化,但是她说的话很实在,很耐人寻味,以前呢,我总觉得她没文化,所以我自己做什么事呢,就由着自己来,即使她反对,我也按照我自己的想法,就好象说的追求自己想要的理想生活,但实际上现在看来,我老婆说的话呢,都是一些非常非常实际,很值得考虑的事情。

  解说:而对此,《平顶山晚报》记者樊建伟感觉通过他的了解,他有自己的猜测。

  《平顶山晚报》记者樊建伟:他老婆觉得一是厦门房子太贵,他也许暂时买不到房子,现在全国人都知道房奴,他一是这个压力,再一个,更重要的是,也许这一段的宣传,让他老婆或者是滕振国觉得他应该有更高的报酬,我想着应该是这个。

  解说:廖辉总经理理解滕振国的苦恼,但是她认为,像房子、户籍等许多现实问题的解决得需要一个过程,这也不是一个集团公司或者学校一下子就能解决的,他希望滕振国应该继续发挥自己当年求学的劲头,将这些生活目标逐一实现。

  廖辉:但是这都需要一步一步来,谁也不可能一步登天,谁也不可能一步就达到梦想,都是经过了,包括很多成功人士、企业家也好,他也不是说一天就到了这个地步,那也是经过十年、二十年,跟你追求你的知识其实道理是一样的。

  解说:滕振国说,年轻的时候,他可以为找到一份有体面的工作而远离家人、远离家乡,而现在,如果还需要继续奋斗十年、二十年,才能在厦门这个新环境达到应有的现实条件,那么,对上无法赡养年迈的母亲,对下无法教育未成年的儿子,相比而言付出的代价太大。何况人到中年之后,滕振国夫妇已经开始厌倦在外乡漂泊的生活。

  滕振国:我这个人就是一直的追求心中的梦想,我觉得现在面对现实的时候,应该是要冷静地考虑一下,我觉得一个人如果是不停地,在一生当中不停地追求,这也是一种错误。你追求的东西,有一些是一些空的东西。

  滕振国的妻子:心里很不舒服,说穿了,我们在这里就像背井离乡一样,因为你房子买在这边了,哪怕是个家,你说有点不像家,我一点不想在这儿。

  解说:滕振国对记者说,他以前还没有特别深刻认识到一个男人应该对家庭所应承担的责任,人到中年以后,他感觉再也不能单凭着自己的一腔热情去追逐自己的梦想,从现在开始他要顾及家人的真实感受。而滕振国的妻子觉得,如果梦想远离了现实,就不会有真正的幸福。

  滕振国的妻子:人总共都有梦想,人生我感觉,有的人说快乐、平安那才是福,我在这里,就是第一有点不快乐,你说那还叫福啊,我感觉一家人在一起其乐融融的那才是福,你说在这里,我心情一天到晚感觉这事那事,婆婆、妈、儿子,就这环境感觉,反正心情一点都不好,你说。

  演播室:辞职或许不是滕振国的本意,但出于现实的压力,滕振国决定和妻子回老家农村去。集团总经理廖辉感觉非常遗憾,她还是想劝说滕振国留下来继续工作。

  廖辉:但是你想没想过你要回去,你面对的这些压力?

  滕振国:这个问题我就不再想了,我首先要负起家庭责任,然后平平淡淡地,不再对任何人,当然了,不是说任何人,媒体基本上不再见。

  廖辉:媒体也都是说之前是因为你的问题,大家得到同情,然后大家希望你能有一个好的结果,那现在给你好的结果了,结果你放弃了,那别人谁还会,再从哪方面报道你呢。

  滕振国:本身就是没报道,也没必要报道。

  廖辉:对,没错,你的社会价值没有了,你总不能真的当一个反面教材吧。

  滕振国:这种平淡的日子,田园生活就这样过了,现在会做一个更好的男人。

  解说:集团总经理廖辉想到最先报道滕振国的《平顶山晚报》记者樊建伟,作为滕振国的老同学,也是全过程报道此事的记者,施氏集团总经理廖辉希望他能够说服滕振国留下来。

  廖辉:你还愿意跟樊建伟再通个电话吗?

  滕振国:不再通了,以后有合适的时间了我们再聊,至少现在没有什么共同语言,现在我的什么问题都不想谈了。

  廖辉:你也不想听他。

  滕振国:不想再听他的高见

  廖辉:这是你儿子的入学接收,红章都已经盖上了,但是现在对你没用了。孩子学校问题已解决,但已无用。

  解说:这一次,廖辉同滕振国在一起又是商谈了很久,但是结果还是双方不欢而散。在千里之外的河南省平顶山市,当听说滕振国要走,滕振国的老同学、最早报道滕振国新闻的《平顶山晚报》记者樊建伟就被吓了一跳。他不理解滕振国的决定,在他看来,滕振国选择回农村老家的做法不可取。

  《平顶山晚报》记者樊建伟:他再回农村的话,我觉得他几乎就没有机会的话,他再回来的话。他一没有创业的资金,二,他学的知识在农村用处也不是很大。

  解说:各方的劝告并没有改变滕振国辞职的决定。在采访的过程中,他反复向记者表示他内心深处一直对集团和集团总经理廖辉怀有深深的愧疚,希望他们理解自己的情非得已。

  滕振国:我应该说是这种心情呢,就是我特别感激施氏集团的廖总对我的期望,另我也是太感动了,我要是走的话,我真的觉得对不起廖总,对不起中德经贸学院。

  解说:自从接到滕振国的辞职信以来,总经理廖辉的情绪一直处于低落状态,她感觉到自己虽然好心却没有把这件好事做到底,她还在做着滕振国的挽留工作,她感觉,如果滕振国真的离开厦门,这件事将会成为她自己心中的一块隐痛。

  廖辉:没错,实际上,可能也许像滕振国这样的一个性格的人,也许他是在用自己的这样的一个行为,去向社会说,想说明一些东西,其实我相信如果他真的放弃的话,他内心会是非常痛苦的,我也说过,我不管你是想用你的一生去赌什么,但是你这个代价都太大。

  解说:自从9月4日滕振国递交了辞职书后,滕振国在等待着集团和学院方面的最终答复,然而他的内心仍然不停地在纠结。

  腾振国:如果我回去了,等于说是我这一生都放弃了自己的梦想,因此我的心情现在非常矛盾。但是如果说我老婆非要走,你想想,她非要让我回家,如果我不按她的意愿去做的话,那我就会落一个妻离子散,也可能就是连对母亲的那种孝道也尽不了。

  记者:这个经历之后,你最大的感慨是什么?

  滕振国:这个感慨一言难尽,没法用语言来表达我此刻的心情,感慨就不说了吧。

  主持人张绍刚我们连续三天讲到了“硕士农民工”滕振国的故事,一波三折。很多人说,在这个故事面看到了自己的影子。有欢喜、有无奈、有兴奋、有沮丧,可能很多人在自己的生活里都多少少有过类似的心情的跌宕起伏。现在当我们再次关注滕振国的时候,有一些问题一直在我们头脑当中萦绕:滕振国回家了,回去以后的状况怎么样?回去之后就能踏踏实实地待下来吗?滕振国会不会还继续自己跟自己纠结请导播帮我们接通一下滕振国的电话。喂,滕振国。

  滕振国:你好。

  主持人张绍刚:我是张绍刚,你好!很高兴能够和你聊天,因为我们已经连续三天在关注你的故事。回去之后怎么样?

  滕振国:回来以后,我们在家里休息休息。

  主持人张绍刚:休息一下。

  滕振国:因为这一段时间有些事情还没想清楚,新的事情就发生了。

  主持人张绍刚:就是光在路上赶了,脑子反而是越来越乱。你对自己未来的职业规划现在想清楚了吗?

  滕振国:像我这个年龄,应该说是在某一个大一点的工作,应该说总是心里踏实一点。像我这个年龄,跟现在的年轻人还不太一样,总觉得还是一个比较稳定的大的单位,比较稳定一些。

  主持人张绍刚:有没有自己的目标?

  滕振国:目标就是想着,如果是进像公务员这种不可能,所以我就想进到如果是国营企业里面,国营企业办公室也行。

  主持人张绍刚:其实滕振国你在找工作方面对自己还是有信心的对不对?

  滕振国:这个没问题!

  主持人张绍刚:谢谢!谢谢你跟我们连线!

  滕振国:谢谢!再见!好。

  主持人张绍刚:滕振国充满着自信,到底我们应该怎么分析滕振国目前的这种心态?应该给他一些什么样的建议?请导播帮我们来接通一下着名的心理分析老师曹芬元的电话。喂,曹老师。

  心理学专家曹芬元:我觉得呢,就是当然了,咱们社会呢,给大家造成了一种感觉,或者说一种错觉,就是好像是你的学历越高,你可能离幸福越近,我觉得这真的只能是一个错觉。就是说他呢,原本是农民工,然后他读硕士,他以为是能改变自己的命运。当然他有这个梦想很好,因为这个梦想,毕竟促使他完成了学业。

  主持人张绍刚:是。

  心理学专家曹芬元:但是呢,并不是说我学习了我就应该得到或者是什么工作或者是多少钱,这两者之间是不相等的。

  主持人张绍刚:咱们说得简单点,曹老师,就是你上的那个学不等于直接能换钱。

  心理学专家曹芬元:对。

  主持人张绍刚:然后也不等于直接能换城市户口。

  心理学专家曹芬元:对,就是说这一点给他的梦想,他想的就是把这些连接起来。我觉得这个社会是很现实的,这是不可能的。所以说实际上他现在面临的是这样。但是我觉得呢,实际上这件事情对于他还是有好处的。他在这个过程中遇到问题,他就会去学习,他想到办法去解决,这是对他最实际的。但是他如果要是永远纠结在这里,觉得我读了硕士还是这样好像白读,他要纠结在这个中间,他再跑出去的话,那么实际上他又会碰壁回来。

  主持人张绍刚:又会是一个循环,然后很有可能一次又一次地从终点回到起点。

  心理学专家曹芬元:对!

  主持人张绍刚:所以曹老师您有一句话特别打动我,您说其实滕振国在这个过程当中他学到的最宝贵的东西应该是学习的能力。如果滕振国把这个事想清楚了,可能生活才能改变。

  心理学专家曹芬元:对!学习就是力量,学习就是财富。这是真的。

【1】 【2】 【3】

◇ 编辑推荐
·2016年考研调剂信息汇总(更新中)
·2016年考研国家线
·2017考研网上辅导招生简章
 考研教育网官方微信

微信公众账号cnedu_cn

 网上辅导课程特色
  • 即报即学
  • 名师团队
  • 反复看课
  • 在线答疑
  • 移动教学
  • 讲义下载
  • 课后练习
  • 模拟测试
 24小时报名咨询
考研网上辅导课程 精品班 实验班
学费 购买 学费 购买
公共课 政 治 1500元 购买 3500元 购买
英 语 1500元 购买 3500元 购买
数 学 1500元 购买 3500元 购买
专业课 考研名师编写,网校独创考研管理类、法律类、教育等专业课电子书正在热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