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合格"的优秀生——孙涛

2006-9-6 17:36 中国青年报 【 】【我要纠错

  他把自己的家变成了实验室。为了做实验,他去献血。他和很多院士是忘年交,还热心指导中学生做实验。他也忙着考研,但更多时间是做实验。他英语不及格,但学校破格录取公示时,全校没一名师生提出异议。

  孙涛:不“合格”的优秀生

  不要电脑也要实验设备

  即使课程很紧,孙涛也不愿住校。他每天往返40分钟骑车回家,家里有1000多种植物等着他照料。

  孙涛的“宝贝”放在阳台的三层架子上,从初中就开始收集的这1000多种植物,都属番叶科的多肉植物。目前孙涛是国内收集这类植物最全的。

  受爷爷的影响,孙涛从小就自己种了许多植物,开始没有选择,慢慢地,他只对多肉植物感兴趣。为了收集这些植物,他到花卉协会去找,更是逛遍了天津市的花鸟鱼虫市场和各种早市。

  他不仅仅养花,更研究花。在“多肉植物的遗传及其药用价值开发”方面,孙涛已经有多项科研成果位居国内领先水平,并有两项实验设计收录到新编医学化学教材《医学化学实验》。因为在植物遗传领域的突出成就,2002年,他被中国遗传学会破格吸收为会员,从而也创下该学会两项记录:惟一的在校本科生会员和年龄最小的会员。

  孙涛的实验也和花有关。上中学后,他开始不满意课本上教的知识,看到一个结论或是一个实验,总想自己去实践验证一下。掌握了化学实验的基本原理和操作,他开始把自己感兴趣的植物和化学相结合,从细胞结构研究植物生长的内在机理。

  他慢慢地把家变成了实验室,除了床和书架,到处是瓶瓶罐罐。试验台、分析天平,各种化学试验用品应有尽有。

  做实验时,他好几次被熏昏过去,被酸碱烧伤烫伤更是常事。一次因为操作高浓度的甲醛蒸汽,他的双手表皮完全溃烂,整整一个月才好。他现在手非常粗糙,也是长期做实验留下的。“当时自己的胆子真是够大,一些实验现在想起来非常危险。”孙涛说,正是这种摸索,为以后研究打下了坚实的实验能力基础。

  不要以为孙涛有钱。他的父母双双下岗,有时学费家里都是四处找亲戚去借。家里的实验设备几乎都是他“淘”来的,只要听说哪个单位的实验室搬家,有不要或是处理的设备,他都会去看看。他还特别会收废利废,一些别人丢弃的坏的实验器具,弄回来修修也能正常使用。

  分析天平是孙涛比较“值钱”的家当。那是上高中时,他得了化学奥林匹克竞赛天津赛区的一等奖,校长问他想要什么奖励,他说,就要一台分析天平。有老师说,你怎么不要一台电脑?孙涛很实际:“天平是自己做实验最需要的。”

  化学实验需要成本,大二时有一次他做一个实验,到了关键时候,需要买一种反应酶,大约600元,孙涛没有办法就去献血,用得来的钱继续做实验。

  “科学精神就是要不断地去探索,要抱着怀疑精神去验证。”孙涛这样理解科学精神。

  孙涛的父母一直是喜忧参半,开始时家里化学实验的声响、刺鼻的气味时常让他们担惊受怕。但他们没有过多地制止,只是适当的时候提醒一下,母亲更是经常帮儿子洗一大堆实验用的瓶瓶罐罐。

  专家们看中了他的执著和潜力

  个子高高的孙涛现在是天津医科大学基础医学部的研一学生,白皙的脸上戴着一副眼镜,嘴角向上一翘微笑时,镜片后的大眼睛也会跟着亮一下,这时你会觉得他整个人都是明净而快乐的。

  孙涛有些腼腆,但是一谈起生物或是化学方面的东西时,他立刻会变得十分健谈。孙涛说,一接触与自己感兴趣的研究有关系的人,自己就会变得十分激动,而且从不怕别人拒绝。

  高中时他干了一件至今说起来都让人佩服的事。那年他因为课外科研竞赛成绩突出而获得教育部李嘉诚基金会“小小科学家”称号,领奖时认识了一位新疆的小伙伴,这个同伴也对植物特别感兴趣,他俩商量着到中科院植物所去参观一下。到了植物所,他俩迫不及待地去找在这里工作的匡廷云院士。匡院士是当年“小小科学家”的评委,对这两个中学生有印象,但是当两人说明来意后,匡院士还是非常吃惊,因为从没有这么小的科研爱好者找上门来。匡院士当即派人专门陪他俩参观植物所的各个实验室。

  孙涛当时还背了一些自己培养的试管苗,找到陈维伦研究员,陈研究员非常有兴趣地给予了指点。他和小伙伴在中科院植物所待了一个星期,看了所有的实验室和标本馆。

  孙涛在天津可以找到好几个实验室做实验,因为他有几位忘年交都是专家教授级的人物,这些“大人物”的实验室对孙涛都是开放的。专家们看中的都是孙涛对于科研的执著和在生化领域方面的潜力。

  高中时他参加课外科技竞赛,南开大学生命科学学院的高级工程师李德森是评委之一,研究遗传学。当时孙涛正在研究的多肉植物的药用价值,与李老师的研究有交叉的地方,孙涛就主动到南开大学找李老师。最初,李老师并没有特别注意已经是医科大学学生的孙涛,可孙涛一次又一次去,看李老师和他带的学生做实验,有时他就大胆说出自己的想法。李老师发现,这个本科生的建议对自己的实验非常有帮助,后来干脆把实验室的钥匙给了孙涛一把,让他跟自己的硕士和博士一起做实验。

  孙涛和南开大学遗传工程研究室几年来共完成论文9篇,其中5篇在《植物杂志》《植物生理学通讯》等核心期刊发表。他和李老师合作完成的论文还被邀请参加学术交流,孙涛代表天津医科大学,而这时他不过是大三的学生。到了大学四年级,孙涛基本上在南开大学修完生命科学的专业,并完成了相当于生命科学遗传工程专业研究生的学习内容。

  去年,天津市农业生物技术研究中心还聘请他为“客座技术员”,并为他配备了专门的实验室进行植物细胞工程方面的研究。

  不管在谁面前他都敢大胆说出自己的想法

  后来,因为“冲撞”,孙涛又被另一位教授发现。那是一次化学实验课,周宝宽教授介绍实验用的圆底离心管,但是孙涛当时就提出离心管应该是尖底的,因为自己家里有。事实证明孙涛的判断是错误的,不同实验应用不同的离心管。但是周宝宽教授认识了这个瘦弱的男生,第二次实验周老师就让孙涛用自己的方法做一个药物结晶实验,结果孙涛做的比周老师指导的研究生还要好,后来他加盟了周老师的药理实验室。

  大胆说出自己的想法让孙涛获得了不少机会。而不管是学术造诣有多高的教授看到这么一个有想法的后辈,都给予了充分的支持。

  在天津医科大学的一次教学工作会上,孙涛作为学生代表发言,他畅谈了自己的观点:现在医学院的教育过多地强调专业基础课,而忽略了数学、物理等其他非医学基础课程,这样不利于学生进一步学习。因为现在许多学科都是交叉而成的。比如,化学与生物的结合产生了生物分子学,而生物芯片则是数学与生物的结合。孙涛的讲话让台下的校领导频频点头。

  孙涛说,自己非常幸运,遇到了许多帮助自己的人。如今,孙涛也是一个小老师,他的母校天津102中学聘请他为生物小组的辅导员,孙涛把自己几年做实验的经验都告诉他的学妹学弟们。他所指导的生物小组,每年都能在天津课外科技竞赛中获得两个以上的一等奖。为了表彰他们,学校在新盖的校舍里专门辟出一间90平方米的实验室。

  分数只是一个标准 优秀的学生只需要接近这个标准

  像很多同学一样,临近毕业,孙涛也忙着准备考研。可即使这样,他还是把大部分时间用在做实验上。

  学习成绩不突出,英语更是没有通过六级。学校领导经过商量决定破例让他参加保送研究生的英语测试,可是孙涛依旧不合格,而且是最后一名。

  “我平时看的最多的还是生物化学方面的英语文献,除此之外觉得英语没有太多用处。”孙涛这样解释自己的“落后”。

  学校领导提出:“对于这样突出的学生我们一定要留住他。”于是,天津医科大学破格录取孙涛为硕士研究生,公示期间,全校师生无一提出异议。

  “分数对于大部分学生只是一个标准,对于优秀的学生能接近这个标准时就应该敢于破格。”医科大学校党委副书记张金钟说,学校看准了优秀学生,就要给他们搭一个平台,让他们能够站得更高。

  在选择专业的时候,孙涛的决定又让老师们另眼相看。学校共有两位导师看中了他,按照惯例,他在本科时一直在跟老师搞药理学,应该选择继续进行这方面的研究。可是孙涛经过考虑,选择了肿瘤病理学。他说,这是根据自己的情况,拓宽一下专业领域,本科时主要侧重于药理学、遗传学研究,读研时换一个方向会使今后的发展面更宽。

  现在孙涛对英语非常重视,他明白要上一个台阶,必备的条件还是需要的。

  实验枯燥吗?有人问孙涛。孙涛说:“只要一进实验室,我感觉就像打球一样轻松快乐!”

相关热词:
版权说明:

  1、凡注明 “来源:考研教育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考研教育网所有,如需转载,请务必注明“来源:考研教育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法律责任。
   2、考研教育网部分资料为网上搜集转载,均尽力标明作者和出处。对于本网站刊载作品涉及版权等问题的,请作者与我们联系,在核实确认后我们会尽快予以处理。
  3、考研教育网欢迎网友积极投稿!  
联系方式:
编辑信箱:kaoyan@cdeledu.com
联系电话:010-82319999-20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