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念我的2006考研路

2006-5-26 16:47 网友:jiushi 【 】【我要纠错

  很多人都说现在就算吃几十块钱的雪糕都不如小时候那五分钱一支的冰棒好吃,我想或许并不是味道真的变差了,而是因为随着时光的流逝我们再也无法找到当年那种美好的感觉。其实很多事情都是如此,考研也不例外。所以在我对它的感觉还未消失殆尽之时,我觉得有必要写下些什么——不仅为了感谢论坛里和生活中很多朋友给我的帮助,给更多需要的人一些参考,也为了让自己永远记住这个宝贵的人生经历。

  网上关于雄心壮志破釜沉舟一鸣惊人的例子太多太多了,足以感化任何一个智商高于零的人义无反顾地加入到浩荡的考研大军中。而当我完成这个从开始准备考研到调剂复试结束的过程,虽谈不上有什么丰功伟绩,但是我相信这里面肯定有些东西是每一个考研人曾经或者即将体验的……

  我是学医的,正式的考研生涯只有几个月。虽前些日子零零散散的看了些,可我毕竟不是爱因斯坦霍金之类的奇才,脑子早干净的象块豆腐。为了在最短的时间里获得最高的成效,我瞄上了我们当地大学的图书馆,那里的自习室宽容地接待了不少我这样的外来者。仍记得第一次进馆的时候,心里特紧张,感觉象个贼似的来偷人家的座位,几乎是抱着大黑包一路小跑溜进自习室的。以那速度的话,我就再也不愁过不了800米的及格线了,呵呵。还好谁也不认识谁,过了一段时间后我就觉得自己已经是他们中的一员了,再加上认识了几个很好的战友,以致于考研结束的时候还挺留恋这个地方的。后来考试结束,在我破天荒的睡了14个小时之后,我做的第一件事就是重新回到这个校园,用相机留下了关于这里的美好的抑或痛苦的记忆。

  后来天气渐渐冷了,位子也越来越紧张。在这里我非常感谢L战友,每天都是他帮忙给我占位子,让我这个外来人口有了一小块容身之地。但是我每天也不得不5点半就起床,因为有半个多小时的路程。冬天的清晨格外寒冷,路灯都还没上岗,马路上泛着半黑半白的影子。但是当我夹杂在几个赶早班的行人之间赶路的时候,就觉得自己并不孤独。尤其是有一天还碰到一对老两口牵着手在路边很甜蜜地边晨练边说话,顿时就想到那句“执子之手、与子偕老”,心中涌起一种从未有过的温暖——或许人生至此也就别无所求了吧——呵呵,突然发现原来自己还没有完全麻木不仁,心中一阵狂喜。等我匆忙赶到那里时位子已经是岌岌可危了——正赶上饥荒年嘛,大伙都象恶狼似的到处找东西吃,哪管有没有贴上什么“已售”的标签,占位子顶多是早期唬唬人罢了。大多数时候我都保住了这块肥肉,可有的时候就没那么幸运了。还好我挺有风度(没有也得有啊),乖乖折返回家了事。毕竟有血的教训在先,有两个男生就是因为抢位子打了一仗,连可爱的警察叔叔都惊动了,虽说两位“敢于正视淋漓的鲜血”吧,可毕竟宝贵的时间白白浪费在思想教育课上了,得不偿失啊。

  有一次无奈骑车返回,路边的超市神经错乱竟然在放张雨生的《我的未来不是梦》。这么老掉牙的歌竟一下子让我泪流满面,到现在我都纳闷呢。我不可遏止的痛哭出声,全然不顾路人惊异的目光,一路飞奔回家——还好爸妈都不在,不然还真影响我的光辉形象……后来那首歌就成了我郁闷时候的“发泄对象”,当我一边将耳机音量调到最大,一边狂喊“你是不是象我一样受了冷落,也不放弃自己想要的生活”的时候,似乎周围的一切烦恼都已经离我而去了。

  还有一次特有戏剧性,本来早晨一派大好河山之景象让我满心欢喜的跑到图书馆之后立刻狂风大作继而暴雨倾盆,让我目瞪口呆之余不禁感叹老天爷对我可真好啊(虽然我的爱车难逃厄运)。可惜老天爷好的过了头,到了晚上7点还没停的意思,于是我只能一咬牙冲了出去坦然接受这份关爱。马路上的人特别少,风和着雨打在脸上生疼生疼的,浑身感觉到的唯有彻骨的冰寒。心里老安慰自己说人家黄继光堵的可是枪眼呀,这雨点总比那子弹强的多吧!可是渐渐的那种冷就不可阻挡地侵入了内心,我的眼睛开始渐渐模糊,不知是雨水还是泪水,抑或是两者的混合物。那一刻我才发现我并没有自己想象中那样坚强,尽管不少人都说我是个外柔内刚的女子。其实那段日子真的很脆弱,性格变得特别暴躁,稍微一点风吹草动就足以损伤我敏感的神经。都说考研可以改变一个人,现在我很庆幸自己还可以再次恢复正常,呵呵。那天很值得欣慰的是在大雨中折腾了近半个小时竟然没有感冒,让我不禁对自己的身体状况信心大增。

  2006年的圣诞节,家里冷清的象爱斯基摩人的城堡。我一个人在一堆厚书中研究社会主义的无比优越性,家人和朋友却在外面尽情享受这个研究成果。我一边念叨着“孤单是一个人的狂欢,狂欢是一群人的孤单”聊以自嘲,一边鼓励自己一心只读圣贤书,却总不能彻底平静下来。到了半夜1点心血来潮打开窗子,一阵寒气立即扑面而来,窗外的世界是死一般的寂静。不知是什么原因,心里突然涌上一种可怕的孤独——我考研究竟是为了什么???现在的我在当地最大的三甲医院就职,在父母的呵护下无忧无虑的生活,还有一群好友在我身边给我快乐的感觉——可是,为什么在我心底里总有一丝隐隐的不安?不可否认,我对这个世界充满了好奇,我总觉得自己的生活不应该是这个样子,不应该在25岁就听从别人的安排恋爱结婚生子,又似乎总有一种莫名的感觉在远方牵引着我。我还有很多很多的东西要去了解,要去探求……尤其是在发现我们这里竟然没有举办过一次像样的艺术展之后这种想法变得格外强烈——而考研或许是唯一的途径——就是这种想法让我如此固执的去实现自己的梦想:我开始很少上网,很少看杂志电影,很少去淘那些有趣的小玩意儿,甚至我都很少去感受一下冬日里温暖的阳光。如果对这几个月的生活做个总结的话,我想我获得的东西远远不只是考研本身,更多的是对心灵的另外一种历练。正如《肖申克的救赎》是我那时看的次数最多的电影,虽然当年奥斯卡败给了阿甘的“巧克力人生”,但是它永远是我心目中最好的励志经典。每当看到片子里安迪成功逃狱后在大雨中张开双臂尽情让雨水冲刷的时候,我就感到一种强烈的震撼。是的,强烈的震撼。那让我觉得,考研算不了什么,真的算不了什么。

  高尔基说他看到书就象饥饿的人扑在面包上,而我那时是看到面包就扑,不管饥饿不饥饿。仿佛是人的本能反映,“民以食为天”在我身上得到了最好的验证。仍记得有一天晚上我突然很想吃老爸做的红烧排骨,其实只是说说罢了,没想到第二天早晨就上了桌——我才一下子想起晚上爸妈在厨房叮叮当当做饭的声音……当时忽然觉得自己特别幸福,真的,特别幸福。如果哪一天有人给我做个那样的排骨,我就嫁给他(呵呵,开个玩笑啦)。那时候一天差不多要吃四五顿的样子,结果到后来真应了黎叔那句“后果很严重”——3个多月狂增十几斤!还好考完我及时管住了嘴,我苗条的身材才得以保全,不过至今仍心有戚戚焉。

  后来千年等一回的国家线高的让所有人大跌眼镜,以至于有人怀疑教育部网站被人黑了。我不近视,只差跌眼球了。然后是长夜漫漫无心睡眠。然后是痛定思痛决定调剂。然后就是近乎煎熬的调剂生涯——我从网上找到了所有医学院校的名单和研招办电话,然后抱着电话挨个打。差不多十个有九个吃了闭门羹,有时候好不容易打通了那边一句“满了”就挂了,那种感受真的是无从说起。后来我的左耳朵不停的响起“嘟嘟”的忙音,让我一度怀疑是否会从此继承贝多芬的听力从而转行成为音乐天才,结果很值得庆祝的是我发现这种可能性基本不存在。经历了近3天不眠不休的日子之后,我在几个学校中选择了一个交通比较方便城市还凑合的,专业也没改,也算是功德圆满。这期间的艰辛就不多说了,再加上我又因为第一志愿学校迟迟不放档案而错过了很多机会,那种大喜大悲的心情让我恨不得去王府井大街上空玩一次蹦极来获得重生。

  复试的时候虽是调剂,可仍然是差额,还远高于1:1.2的比例。谁让我赶上调剂大浪潮的时候呢,晕。调剂的过程占用了我太多的时间,当我拿到复试通知的时候已经只剩下一个星期了。没办法,创造条件也要上啊。在狂背了近千专业单词,又看了几遍专业书和最新研究进展之后,就仓促应战了。没想到最后竟然得了专业总评第一,和蔼可亲的教授们直接让我回去等通知书,让我欣喜了好一阵子,呵呵。

  现在关于考研的一切差不多都已尘埃落定,让我有时间在这里罗里罗嗦说了一堆,其实都只是些印象比较深刻的生活片断罢了。其实仔细想想如果不是我当初过于自信,以至于专业课分数拖了后腿,也就不会落到调剂的命运。而现在木已成舟,一切都已无法挽回。不过或许这对于我是一个全新的开始呢(吃不到葡萄,只能说葡萄酸啦)。

  在这里我非常感谢我的父母,是他们默默的付出让我度过了这段非常时期;也要感谢C,L,W,J,Z,N,T,G等等给予我的无私的帮助。趴在考研梦工厂上睡觉的日子也是挺美的。特别是老顽,感谢他在我考研的日子里给我的鼓励和支持,在我心情最低落的时候给予我最温暖的安慰。最后衷心祝愿每一个即将参加考研的同胞们都能够坚持到底,实现自己最初的梦想!

相关热词:
版权说明:

  1、凡注明 “来源:考研教育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考研教育网所有,如需转载,请务必注明“来源:考研教育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法律责任。
   2、考研教育网部分资料为网上搜集转载,均尽力标明作者和出处。对于本网站刊载作品涉及版权等问题的,请作者与我们联系,在核实确认后我们会尽快予以处理。
  3、考研教育网欢迎网友积极投稿!  
联系方式:
编辑信箱:kaoyan@cdeledu.com
联系电话:010-82319999-20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