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清华有个约会

2006-5-9 9:5 印建坤 【 】【我要纠错

  写这篇文章,我的心情是万分的悲痛和沮丧,似乎到了世界末日。因为我发现我的清华硕士学位证书和我的英语专业八级证书一起失踪了。我翻遍了家里的每一个角落,我联系了身边每一个可能和我的这两本证书有过亲密接触的人,但是终究还是没有找到。他们去了哪里?我每天都在想,头快爆炸了。阿门,救救我吧。

  我之所以如此的难受其实不是因为证书本身的原因,证书的存在与否其实根本不会对我的生活产生任何影响。更主要的是这两本证书代表我曾经奋斗和拼搏的两个核心阶段,这两本证书代表的是我最值得保存的美好的回忆。他们象征太多的东西。

  说起清华,对我来说,非常的有缘。高考的时候,舅舅叫我一定要考清华,结果我就是不考,那个年代我还是非常的叛逆的。实际上如果当年我报考的话,我的成绩远远超过了当年清华本科的录取分数线。后来,种种机缘巧合我被命运安排到了南京解放军国际关系学院读了4年军校。在那里读书的4年,我把一辈子该看的书差不多都看完了。军校生活太乏味了,开始2年每天就是生活在悔恨之中,悔恨自己怎么到了这么一个鸡不生蛋、鸟不拉屎的地方,每天只能在100亩大的校园里转悠,大吼一声全校能听到我的声音(呵呵,有点夸张了),于是只好用看书来打发和消磨我的“光辉岁月”。后来,随着岁月的流逝我到大三的时候突然发现自己是那么的喜欢这个100亩大的“小庭院”,那里的生活是那么的安宁,那里人与人之间的友谊是那么的纯洁,那里每天除了看书就是玩耍,从来不用去想那尘世间的“凡尘俗世”。那时的我就像在大山上做山大王的至尊宝,无忧无虑、狂妄自大!但我真的很快乐。

  2002年11月12日是那年考研报名的日子,因为家庭原因,那时我已经完全彻底的放弃了考研的希望,即使考上我也没有钱去读,父亲做生意亏欠了十几万的债务,我别无选择只能选择放弃读书。但是,那时我的生命中出现了那个我曾经认为对我很重要但是后来发现我真正爱的人是现在的宝贝时,她的几句玩笑话彻底的改变了我的命运,我再次抱着必然考不上的心态选择了清华大学的法律硕士,因为此后我根本就没有准备过考试的实质内容,只是装装样子,做做门面,从来不去专心的看那些复习的资料。

  2003年1月18日和2003年1月19日是那年考研考试的日子,我匆匆的看着下一场就要考查的科目的指定教材,那时对于考研我是全然彻底的放弃了,但是因为同样的一个人女人我决定还是考完每一门,下一门考什么我就看什么,当时的想法很单纯——为荣誉而战!2003年1月19日下午4点30我提前了30分钟就交卷了,忐忑不安的走出考场。在考场的楼下站在寒风之中,我点燃一根“南京”烟,猛吸了一口,然后狠狠地吞了下去,再吐出从肺里反弹出来的几根烟丝。在烟雾缭绕之中,我心中暗暗的骂了一句:妈的,苍天弄人!因为我知道我一定是考上了,因为我看什么知识点那次考试就考什么。上天偏要安排我考上,我能有什么办法?

  2003年的3月清华大学是全国第一个发布复试时间的学校,要求考生在3月23号到北京参加复试,当时的我只是在复试人员中排名排在72名,而清华那年录取100人,外加自己知道即使录取我了我根本就找不到每年18000的学费,所以我觉得我的希望不是很大,因此有了放弃到北京参加复试的想法。但是,后来一个非常好的朋友知道了这件事情,他对我说他非常羡慕我的一切,他愿意给我2000元让我参加复试,假如将来有一天我有钱了就还给他,假如我没有被录取他就不要那2000元了。我开始的时候坚决不肯接受他的“同情性的施舍”,尽管我知道他是好意。后来,他近乎是哀求我,我真的被感动了,一个军校的朋友,一个只是同学的没有任何血缘关系的不是兄弟的兄弟,我真的非常的感动,于是我决定无论如何我要到北京来一次,无论如何我要参加这次复试,至于是否能被录取就听天由命了,因此我是只身空手来到了北京,就连一本书、一支笔也没有带(后来复试要笔试就在清华的小卖部买了一支1元的圆珠笔)。

  毫无疑问,我对清华是向往的,而且是非常的向往。可是,我同样知道我的家庭条件是不允许我去享受如此奢华的教育机会的,父母已经年纪大了,头发也花白了。复试的那个几天我是浑浑噩噩的就过来了,对自己的复试毫无把握,也懒得去想。当时对清华的唯一的感觉就是,这里太大了,妈的,比我们村子大50倍都不止,因为我没有自行车,因此整个复试期间一直是用自己的双腿在校园里东奔西跑。回到南京后就大病了一场,在床上躺了有一个月,医生说我是腿部肌肉因为运动过度而严重拉伤。你看看,清华的校园到底有多大,我军训的时候也没有因为跑步腿部肌肉拉伤过。

  当我拿到清华录取通知书的时候,我没有自己曾经梦想了无数次的兴奋,甚至毫无任何兴奋可言,因为我觉得上天是在彻底的故意的坚决地作弄我,他明明知道老子没有钱去读还偏要给我这个机会,真他妈的不是个东西。我把录取通知书悄悄地放好,经常乘宿舍里没有人的时候会拿出来偷偷的看看,然后偷偷的黯然难受。

  时间在一点一点的流逝,我始终没有敢把我已经考上清华的消息告诉父母,因为自己很清楚告诉他们的结果一定是非常严重的,他们不会同意我去读的。他们之所以不同意不是因为他们不希望我好,而是因为他们知道家里没有钱,我即使到了北京也无法活下来。那是2003年的9月2日,我无法再拖延我已经被清华录取的消息了,因为清华是在2003年的9月6号开学。我想早点到清华跟学校的老师打打招呼看能否把学费暂缓上交,或者能减免什么的就最好了。

  那天上午,我告诉了母亲我被录取的事实。我说,“妈妈,我考上清华了。”母亲的第一反应是,“什么?怎么又考上了?”因为在母亲的眼里清华是个什么东西她根本就不知道也没有听说过,反正她知道我的意思是我又要读书了。不用思考就知道了,母亲是坚决的反对。可是经历了那么多的磨难,最后上天还是让我考上了。如果是上天在作弄我的话,我决定要坚决地对这个不知人间疾苦的“神仙”进行反击,他不是想看老子笑话吗?好,老子还就偏要来定北京城了,老子就不信北京之大我能死在这里不成?我苦苦的哀求母亲,和她讲了很多很多的道理,可是母亲就只知道一味的哭诉家中的经济状况,她真的是在担心我会“有去无回”,甚至担心北京这么大,她可能连我的尸体都找不到!

  那天中午,我找到我的一位叔叔跟他表明了我要独身硬闯北京城的想法,跟他表明了我要扬名立万的决心,他终于被我打动了,决定帮助我。我们把我的父亲叫了出来劝说我的父亲争取他的支持,在近一个小时的“艰苦谈判”之后,父亲终于同意了。他把家中所有可以找到的钱统统地给了我,一共是437块人民币。我到盐城的长途汽车站买了一张150元的长途汽车票,就这样踏上了北上的“不归路”。说是“不归路”是因为,我确实很久没有回家看过了,记不清楚上次回家的准确时间了,只身在北京拼搏了3年。

  到了北京后,我才发现这个世界变了,电视上、报纸上宣传的会减免苦难学生的学费的说法全是骗人的,那是政客们做秀的把戏而已。因为根本就没有人搭理我减免学费的哀求。好在清华可以拖欠学费,我就那么的拖欠着,比流氓还要再流氓一点拖欠着。更令我激动的是清华的研究生住宿是免费的、用水也是免费的、用电每个月一个房间有16度的免费电,这一切坚定了我继续留下来奋斗的信心,我相信只要还有一口气,只要还有一粒米我就能活下来,只要我能活下来我就能终有一天“出人头地”。

  接下来的时光是难熬的,每天就“偷用”室友的电脑上网去在清华BBS上寻找兼职工作,找了很久终于找到了一个北京大学内开设的英语培训机构讲课的差事,他们把我安排在北广那里讲4级,我欣然接受。上课那天,我上午讲课的时候是137个学生,到我下午再讲课的时候就只剩下23个人了。据说原因是,学生听不懂我在说中文、英文还是意大利文抑或是外星球语言,因为那时我的普通话实在太烂了,其实直道今天我觉得我的普通话还是和那个时候差不多。后来我才知道原来那个班上有一半以上的人是北广播音系的,妈的,初来乍到就遇到一帮对汉语及其苛刻的“发音天才”,这个能怪我吗?真是背!!!

  那个负责人非常的生气,当场就表示要把我开除,可是他开除了我以后还怎么给那剩下的23个人讲课呢,他已经没有其他老师可以替代了,我成了他唯一的“王牌教师”。于是在只有他一个人发言的持续了近半个小时的谈判之后,我们达成了一个协议,就是我的课时费减半,到2003年的12月10日为止,我陆陆续续一共从他那里得到了我来北京的第一笔钱,总共1170元。就这样,我总算活了下来,一直节俭的过活着,每天期待着奇迹会发生,每天在走路的时候最希望发生的事情就是我能在马路上捡到钱,最好是大额的钞票,如果能把我的学费一次性交完就再好不过了。可是,真他妈的见鬼,我在那落魄的日子里却从来没有捡到过一分钱,尽管我现在经常走路的时候能捡到钱,可是现在捡到10元以下的钱我根本就不想弯腰去拿,因为我完全可以劳动挣钱了,我现在并不缺钱。更重要的是,我这辈子不想再对任何人、任何事弯腰!做“狗”的感觉真的不好!!!(当然我的意思不是说捡钱的人就是狗,我看见100元的钞票还是会捡的,只是还没有遇到过100元面值的而已)

  2004年的寒假很快就到了,那是2004年的1月11日,我的口袋里只有三个硬币了——三元钱!那年的春节来的也来的比往年更早一些,那时完全是找不到兼职工作了。我想回家过年,可是回家的汽车票已经涨价涨到300一张了,我只有3元,相差太多了,而且我非常的担心我是有去无回,我非常的害怕回家就没有回北京的车费了,我不能让这个半年的苦白吃。那天给母亲打了一个电话,说我过年不回家了,希望家里能给我寄一点生活费,因为我实在过不下去了。母亲在电话的那头也在哭泣着说,“家里也没有钱啊,只有50多,寄给你也没用”。电话那头断了,电话里只剩下了嘟嘟嘟的声音……

  可是,不知道为什么我根本就不难过。可能是长期的磨难使我早就习惯了“绝处逢生”,可能是金钱的折磨早就让我对金钱变得“麻木不仁”,但是我知道“天将降大任于斯人,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

  我的头脑里当时仅存的就是两个字“活着”,哪怕是跟狗一样的活着,我也要活下来,只要我能活下来我就坚信北京至少有一块和我住的宿舍楼里公用厕所那么一样大的地方是属于我的。我一个人孤独的坐在宿舍的床上思考着,怎么办?我只有3元钱,我能怎么办?我这个人饭量其大无比,我一顿午饭可以吃掉一斤米饭,还不算其他的菜。而当时清华的稀饭最便宜是5毛一碗,米饭也是2毛5一两,我充其量是早晨喝一碗稀饭、中午吃一顿午饭,晚上饿死。不行,我不能死。因此,我绝对不能去食堂吃饭。那怎么办?又想了许久,我终于决定吃方便面。

  我当时住在清华大学的5号宿舍楼的2楼,我的楼下就有一个小卖部,我去到那里对那里买东西的少妇说,“有方便面吗?介绍介绍。”这个少妇还算比较的有礼数,尽管我的口气不是很好,她还是耐心的给我介绍了很多3块和3块5的桶装方便面,当然她并不知道我的口袋里有3个硬币。但是我作为一个当过兵、做过农民的男人而言,我是死也不会哀求她的,我永远不会对她说我只有3个硬币。我就继续问道,“有便宜点的吗?”她又介绍很多1块5和2块的品种,可是对于那时的我而言依旧很贵,我买不起。最后僵持了有十几分钟,我终于还是按捺不住了就问,“有没有最便宜的?”她依旧很温和的说,“有,好劲道啊!6毛钱一包”。我很爽快地就表示认可,并表示要买6包。

  少妇将6包面递给我,我将3块钱也递给她,我刚高兴得伸手去接面,少妇突然神色严肃地说,“不对啊,6包6毛的面应该是3块6啊,怎么只有3块?”我心中一颤,心想这个女人果然不简单,这个也算得清楚?于是,装傻说“是的,算错了,算错了。哎,你就不能偏一点卖给我吗?”少女急了,“我们进价就是5毛5,再便宜那我们就亏本5分钱了,这个是怎么做生意的啊?不行,不能卖。”……空气宁静了,我和少妇僵持在那里,我实在太想多要那一包面了,因为我太饿了。不知道讨价还价了多久,我火了。“你到底卖不卖?”少妇也不示弱,“就是不卖,怎样?”实在没有想到刚才还那么温和的女人怎么一转眼就不一样了?我大声说道,“好,你有种!今天这面你不卖给我你家孩子生出来就是XXX样子,你要是把面卖给我你家孩子生出来就是YYY样子。”话音刚落,少妇想也没有想就把面卖给我了,那时我才知道母爱到底有多么的伟大。

  ……

  痛苦的6天,我每天只能吃一包方便面。每天只能坐在室友的电脑前等待各种各样的兼职信息。终于,2004年1月17号下午,我看见了天津考研教育网学校发的一个招聘兼职教师的信息,我没有报任何希望的回复了一个“我想做”的字样,外加电话号码就过了这条信息,根本就没有指望我能有机会被传说中的考研教育网发掘。可是,就在当晚我就接到了一个来自天津考研教育网学校的电话,说是第二天中午就来清华面试我。

  ……

  那天我跟着那位招聘人员直接去了天津,那天我再次踏上了考研教育网这条不归路……

  清华的岁月留给我太多的回忆。我不能失去清华发给我的那张纸,请任何有可能见过我的那张纸的朋友告诉我。我愿意付出很高很高很高的代价来换取。

  如果最后还是找不到的话,我已经暗自决定再去清华读3年,再换一张纸。再读一个文凭的目的不是为了那小小的纸片,而是为了我在北京这个3年里的所有流过的血和泪,而是为了3年来我一路艰辛走来的为了忘却的记忆。是的,我和清华有个约会……

相关热词:
版权说明:

  1、凡注明 “来源:考研教育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考研教育网所有,如需转载,请务必注明“来源:考研教育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法律责任。
   2、考研教育网部分资料为网上搜集转载,均尽力标明作者和出处。对于本网站刊载作品涉及版权等问题的,请作者与我们联系,在核实确认后我们会尽快予以处理。
  3、考研教育网欢迎网友积极投稿!  
联系方式:
编辑信箱:kaoyan@cdeledu.com
联系电话:010-82319999-20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