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EMBA魔力所在:和谐轻松

2006-4-27 16:30 第一财经日报 【 】【我要纠错

  一位中欧EMBA学员的求学心得

  中国EMBA学员平均年龄在37~40岁之间,这正是人生的中间点。假如人生是一场竞技比赛的话,越是激烈的竞赛越需要中场休息,而大量的励志和宣传使中国人习惯把自己的志向定得过高,使不少企业家和职业经理人都陷入“生命中不能承受之重”的状态中。

  近日上海《第一财经》频道邀请我去做《头脑风暴》栏目的评论员,在论述商学院能为学生提供哪两点最重要的价值方面,我没有像中欧国际工商学院的张维炯、北大光华管理学院的张维迎、美国沃顿商学院的Schmittlein 三位副院长那样写“拓展思维”、“提高技能”、“培养创新能力”和“使命感”之类的励志话语,而是写上了“轻松和轻松”。

  他们的共性需求是什么?

  商学院院长们把EMBA学员当做自己“企业”的“产品”来看待,希望自己的“产品”通过两年的“再加工生产周期”达到几种功效。而我则是把EMBA学员看成是商学院的“客户”。需求决定存在,中国EMBA教育风靡全国,一定是因为商学院满足了“客户”的需求。需求有多种多样,而在当代,中国企业家和高管们共性的需求则是轻松与和谐。请问唐万新缺少思维拓展能力吗?不是,反而是他欲望太强,拓展太快,失去平衡,出现“短板”,招致失败;难道袁宝璟缺少治理公司的技能吗?不是,他缺少的是和谐的心态,家产百亿仍雇凶杀人,以致自己人头落地;难道牟其中缺少创新能力吗?不是,而是他的创新太新,脱离实际;青啤的彭作义、上汽的方宏、浙江巨富王均瑶缺少使命感吗?不是,反而是他们使命感太强,压力太大,缺少的是轻松……沉船主要是载人太多,翻车主要是速度太快,溺水者大多是会游泳的,这也是目前中国企业普遍存在的现象,主要表现为盲目追求短期利润,求大求快,无视质量和经营风险,对于自身的能力过于自信,从而忽视了客观经济规律。在中国改革开放之初,许多成功的中国企业利用了与政府及银行的关系,在土地与贷款上充分“寻租”,靠规模、速度、违规取胜。而今,中国加入了WTO,政府的规则制定越来越透明。如何参与到经济全球化中来?如何适应各个经济层面都在发生的剧烈变化?中国企业家和高管们一方面身处暴富的时代,另一方面又面临更为激烈的竞争,浑身都被欲望、压力、诱惑、紧张、疲惫所困扰。

  中场休息的必要性

  早在几千年前,先哲孔子就提出:知止而后有定;定而后能静;静而后能安;安而后能虑;虑而后能得。中国EMBA学员平均年龄在37~40岁之间,这正是人生的中间点。假如人生是一场竞技比赛的话,越是激烈的竞赛越需要中场休息,而商战无疑更像足球比赛,惊心动魄,变化无常,魅力无比,更需要“止”、“定”、“静”、“安”、“虑”,不光是落后者需要中场休息来放松自己,研究自己失球的原因,对上半场的技术及战术发挥进行反思,同时对下半场进行调整和布置。领先者也需要休息,因为一时领先不等于永远领先,要保持领先必须“静”和“虑”,不“吐故”则无法“纳新”,而商学院正是给企业家和职业经理人提供了最佳中场休息的场所,在这里,他们可以消除紧张与不安,减轻压力与困惑,对下半场再次准确定位,并重新轻松上阵。

  EMBA的教授和同学让你轻松

  商学院中的EMBA是高校中独特的群体,学员的主要构成是以经理人和企业家为主,基本上都久经商场、见多识广、善于交际,在企业中常常是一言九鼎,敢于对他们提出批评意见的部下少而又少;而生意场上的朋友又多以利益为重,难见真心;以前大学本科的同学,由于毕业将近20年,个人的发展层次高低不一,坐在一起只能回忆昔日校园的生活,而无法畅谈未来。而到了商学院,同学们层次相当,水平差距并不悬殊,尽管行业不同,但都有不寻常的经历,没有竞争关系,都能涉及到许多感兴趣的共同话题,在这个没有自卑也无法有自负的平台上交往,让人感到无限轻松。而给他们上课的教授大多数在企业做咨询顾问,对市场特别熟悉,有极强的沟通能力,与学员相处起来,少了一分学者的严肃,多了一分商人的随和。有不少世界级的大师,会引导你走向更加宽广和前瞻的思路。有许多人认为读EMBA就是要建立一个同学圈子,寻找商机,降低交易成本。其实,很多同学之间并没有生意往来,但他们在各行各业都有做老总、做领导的同学,使他们在接触这些行业的时候内心更加踏实,办起具体事务来心态更加轻松。几乎在所有的商学院中,女学员都是少数,她们在学习和校园活动中总能得到男士更多的礼遇,而这些在自己企业中威严且拥有远大志向的女老总们,在日常工作和业务中始终保持着高度的紧张和严肃。而在男学员面前则完全放下了女强人的面具,表现得像白天鹅般恬静、梅花鹿般柔和,尤为淑女,特别轻松,因为她们知道这些男同学志同道合,值得信赖。

  学习和交往方式轻松

  精彩的授课、专注的目光、开心的笑容、激烈的争论等组成了EMBA的课堂。案例授课,不枯燥,实用性强。拓展训练、商务游戏、定期讲座、海外学习等多种多样的教学方式,使你从全方位、多角度地来分析他人经营企业的成功与失败。特别是两年之中,你会和来自全国乃至世界各地从事不同行业的精英们成为小组成员,与不同文化、行业背景的人交流,将改变你的思维定势,眼界和思路会更加开阔。而同学之间的接触更为频繁,几乎每堂课后都有在饭桌上交流的机会,在饭桌上听不到张董事长、李总、王局长之类的称呼,基本上都直呼其名,或者直接在名字后面缀上“同学”两字,听起来格外亲切。同学往往会成为最佳的倾诉对象,工作所带来的烦恼和郁闷在此可顺利地化解。

  除此以外,还有许多轻松的团队活动、国际交流、公司拜访和旅游修学,由于这个层面上的学员都有一定的经济实力,因此组织旅游修学参观活动容易开展,不用为费用担心。古人以独自行万里路读万卷书为自豪,今日的修学则有更多的同学一起探讨各自的人生感悟、企业的兴衰、成败的经验和教训,更不失为人生之快事。

  EMBA教的是和谐之术

  EMBA期间所学的二十来门课程,大概可以分成六个方面:1.经济理论;2.战略;3.组织与管理;4.财务与金融;5.市场营销;6.生产经营。总结一下,这些课程是在教我们尽可能去关注经济规律,制定战略要有系统性,目标要聚焦和专注,学会放弃,坚决抵御与企业战略无关的投资诱惑,要学会授权,善于沟通,保持团队协作,满足客户需求,控制风险,各部门、各环节要相互匹配,协调一致。我们感觉EMBA课程提炼了会计学、统计学、心理学、社会学、经济学、政治学、人类学等的精华,将这些学科的界限打通使之综合平衡。总之,EMBA课程是一门和谐之术,是协调各学科平衡的艺术。反思“忘我工作”的中国传统

  EMBA学员们在学习国外成功企业管理思想的同时,开始对中国很多传统观念进行反思,如中国长期过度重视对国家使命感的宣传而忽视对家庭的关爱;大力提倡像陈景润、焦裕禄那种夜以继日的忘我工作态度而很少考虑身心健康等,列宁说过“不会休息的人就不会工作”。而大量的励志和宣传使中国人习惯把自己的志向定得过高,使不少企业家和职业经理人都陷入“生命中不能承受之重”的状态中。EMBA学员在研究世界著名企业长寿之谜时,不得不关注世界知名企业家的工作方式和态度。他们几乎各个都是平衡工作、生活、学习之间的高手,在追求财富最大化的同时使自己的幸福指数尽可能最大化。比尔·盖茨和巴菲特之所以成为世界首富,他们都强调家庭生活的重要性和讲究平和地面对人生诸多重大选择。例如,在巴菲特致股东的信中,字里行间体现了对人生的深刻理解,对人性贪婪的反思,对经济社会最基本规律的回归和恪守,他认为商场的最高境界就是平和。

  和谐是EMBA教育的价值观

  EMBA的教育理念强调相对的价值观,它是一种全新的教学方式,区别于传统的管制文化和商业文化,与“家长制”的命令与控制有所不同,学到更多的词汇是:“授权的”、“过程引导的”、“网络”、“联合”、“价值共享”、“共识”和“参与”。倡导的是积极的、开放的、动态的思维方式,主张的是轻松地管理、快乐地工作的人生态度。

  大家在报考EMBA时都希望通过在商学院中的学习能使自己的企业发展得足够快,实力变得足够强大。等到快毕业之时才明白EMBA并不是培养加拿大百米冠军本·约翰逊和美国拳击选手泰森那样的偏执运动员,而是要培养乔丹、贝利这样的体育大师,他们都不以跳得高、跑得快、体力猛而称霸体坛,他们最出色的本质是和谐地把运动技巧、领导力和团队精神,在压力下成熟的心智、稳定的心态结合得“完美”;中国的EMBA并不是完美无缺,但是越是好的商学院,学员越不觉得学费贵,喊学费贵的反而不是“消费者”,越是好的商学院,越没有学员对上EMBA后悔。因为他们在形式和内容上获得了最大的需求,那就是金钱买不到的轻松与和谐。这也正是中国EMBA的魔力所在。

  老师问我:“为什么不说一说两年EMBA学习之苦呢?”苦吗?当一个人守得云开雾散,脱胎换骨,变得举重若轻之时,心中哪有修炼之苦?有的只是轻松平和,和谐喜悦,是对学校的感恩之心,留恋之意。

相关热词:
版权说明:

  1、凡注明 “来源:考研教育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考研教育网所有,如需转载,请务必注明“来源:考研教育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法律责任。
   2、考研教育网部分资料为网上搜集转载,均尽力标明作者和出处。对于本网站刊载作品涉及版权等问题的,请作者与我们联系,在核实确认后我们会尽快予以处理。
  3、考研教育网欢迎网友积极投稿!  
联系方式:
编辑信箱:kaoyan@cdeledu.com
联系电话:010-82319999-20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