僧人走进MBA课堂寻求都市寺院管理之道

2005-12-2 12:10 南方周末 【 】【我要纠错
    内容提要:18名来自上海玉佛禅寺的学生在上海交通大学安泰管理学院学习工商管理硕士。

  秉“人间佛教”之义 寻出世入世之道

  僧人,一般理解都是远离尘世。但上海玉佛禅寺的8名僧人,在上海交大学习工商管理硕士课程(MBA)。

  宗教为何与工商管理连接在一起?与时俱进的时代里,这样的景象昭示着什么?

  “找一个推动都市寺院的管理方式”

  上海交通大学,安泰管理学院工商管理硕士(简称M BA)课堂,老师身后的投影屏幕上打着“公司法”的内容。

  课堂的学生有18人,都着一袭棕黄色的僧装。18名学生来自上海玉佛禅寺,其中8位是经过正式受戒的僧人,其余10名居士也是寺里的“高级管理人员”。他们共同组成了玉佛禅寺MBA核心课程高级研修班———9月1日开班,学时为每周一天,预定持续半年,内容主要包括组织设计、人力资源、市场营销、财务管理等方面。

  10月下旬,课程进行到组织行为学。

  来自华东师范大学的心理学副教授这样开篇:“我是第一次给大家这样的身份讲课,心里也有些打鼓,提供一些世俗的东西供大家参考,如果有什么冒犯之处绝对不是存心的,请大家原谅。”

  MBA教程大多实践色彩很强,包含大量的案例和故事。“激励”部分的开篇故事是“一条腿的烤鸭”,幻灯刚打出这几个字,老师就马上跟着说明:“刚才我跟这位居士谈了一下,他说这个作为故事出现没有关系。”而学员们以含蓄的微笑作为回答。

  在大部分时候,老师们对真正的寺院管理几乎一无所知,只能依照“原汁原味”的准则来授课。课堂上,老师和这群特殊的学生会讨论日本的电器产品,讨论在建中的洋山深水港吞吐量,讨论自然地形对镇江市城市发展的限制。

  管理沟通课的作业全部是企业案例分析。一位僧人在作业里给出了这样的解决对策:“明确奖励、惩罚,不搞一刀切”,“搞好上下级关系,加强团结协作”。9月1日,在这个研修班的开班典礼上,上海交通大学校长谢绳武,上海市民族宗教委员会副主任曹海红,中国佛教协会副会长,上海市佛教协会会长、玉佛禅寺方丈觉醒法师,中共上海市普陀区委常委、区政协副主席、区委统战部部长夏斯德,等等,悉数到场———足以显示这个研修班的规格之高。

  安泰管理学院院长王方华这样概括本次研修班的背景:“具有百年历史的上海玉佛禅寺将吸收现代企业管理的精髓,从而提高寺院管理者的管理水平。”

  本次研修班的法师学员之一——玉佛寺寺务处副主任、弘法部负责人慧觉法师说:“还是要再提高一下,才能真正适应我们这个都市寺院现代管理的需要。……最终目的还是为了找一个推动都市寺院的管理方式。”

  在玉佛寺,除了“MBA核心课程研修班”,还有15位僧人被送到上海外国语学院,进行全脱产的专门学习。他们每三人一组,分别修学英、日、法、德、韩五个语种,学制四年,第五年将送往国外体验语言环境。这是寺院为了“适应加入WTO后国际化程度日渐提高的总体形势”而做出的举措。

  “毕竟僧人也生活在这个社会里”

  MBA班偶尔有居士因为其他事务而缺勤,但8个僧人“从来都是整整齐齐地按时来”。课间休息时他们一般都聚在一起,从不主动与学院里的其他人攀谈。

  每周一次,这些棕黄色的身影按时出现在上海交大的安泰管理学院,师生很快就习惯了这个。

  也有不同的观点交织在僧人们的身边。

  一位MBA学员说:“最初知道的时候确实是意外的,不知道学历对他们有什么用,而且寺庙在我们普通人的印象中毕竟总是远离尘世的。”

  而其他很多同学则认为:“这很正常了。”“毕竟僧人也是生活在这个社会里的。”一位经理人也表达了理解和宽容。

  面对宗教精神追求与商业社会价值的冲突,作为寺院高级管理人员的慧觉很有感触,“寺庙不是关起门来与世隔绝的”,“如果不了解世俗的一些规律和知识,打起交道来,往往就遇到很多难题”。

  慧觉法师也提到,“只要是人,就会有贪、嗔、痴这些与生俱来的特点,除非修行成佛,就真的脱离世俗了。包括法师在内,没有成佛,就也有可能有很多想法。光靠纯宗教的精神追求来管理这么大的寺院,根本就不现实。”

  所以,学了两门课以后,慧觉法师感到“有很多东西值得借鉴”。比如商法课讲合同“对我们就有很实际的帮助。我们的经济自养部门经常会涉及到一些合同,假如说万一碰到没有诚信的合作方呢?还有管理心理学对人讲心理分析,这对我们的弘法工作、管理工作都有现实指导意义的”。

  “清静下来整天没事,还真不适应”

  玉佛寺坐落在上海普陀区。从首任方丈于清光绪年间自缅甸请回五尊玉佛,至今已有120余年的历史。

  清晨5点,例行的早课在大殿开始,僧人们念诵楞严咒、大悲咒、十小咒、心经、赞佛偈、三皈依、韦驮赞等经文,从5点到6点———百多年来一直如此。

  3个小时后,就到了“上班时间”,百余名僧人分赴各自的“岗位”。

  他们的“工作”,早就不是洒扫庭院、备办斋饭之类的事情了。

  安装在寺院各处的电子监视器早已启动起来,从山门口到僧人的住房,不知有多少“眼睛”在充当着现代化管理者的角色。

  弘法部里,有僧人在维护本寺的网站。弘法部负责人慧觉法师说,内部管理都是利用网络办公系统,“有事我们一般都发电子邮件。”

  也有僧人是玉佛寺自办季刊《觉群》的专职编辑,最近一期讨论的主要话题是:“入世原则指导下的佛法精神与上海城市精神”。

  与此同时,来自上海音乐学院的专业调音师正在为梵乐团的钢琴调音,这个乐团现在有声乐、器乐、舞蹈等专业小组。

  门外的素斋馆已开门营业,从早点到正餐,花样不下数十种。每年中秋,来此购买净素月饼的人都要排起长队。

  不时有僧人走进图书馆,取下架子上的《参考消息》、《国际金融报》、《足球》或《体坛周报》。

  作为在不同“岗位”上的酬劳和补贴,每个僧人都有“工资”,大约在每月1000元上下。

  2004年,综合性连体建筑觉群大楼交付使用,集讲堂、教室、客房、办公、五观堂、地下停车库于一体。加上土地成本在内,这座外观仿古的建筑共计花费了1.3亿元人民币。

  120名僧众去年也搬进这座新大楼居住,每个寮房都装配有电话和空调。

  清早,慧觉法师的僧鞋踏上觉群楼闪亮的花岗岩地面。他熟练地揿下电梯按钮,经过门禁系统来到办公室。在这间办公室里办公的,属于寺里的“高级管理人员”,全寺不超过10人。慧觉法师的身旁放着寺里统一配发的一部Acer笔记本。

  觉群大楼的后期工程还未最后完成,一位僧人正手拿步话机站在大门口,指挥着工人。他顺手将宽袍大袖卷起一些,方便行动。就在慧觉身后的窗外,装修工人手中的电钻发出“口兹口兹”的轰响。

  “这样忙习惯了,要是清静下来整天没事,还真不适应。”慧觉法师说。

  晚饭后有一个小时的晚课,僧人们诵念弥陀经、忏悔文,进行蒙山施食,诵净土文,三皈依等,至唱伽蓝赞结束———黄昏时分,他们回归千百年来的经文典籍,恍若返回时光隧道的另一端。

  “出世的精神,入世的事情”

  MBA研修班的想法,来自于玉佛寺住持———觉醒大和尚。

  “不是我们过去的管理不好,是想学习借鉴一些现代的新知识和管理方法。”觉醒大和尚坐在会客室宽大的沙发中,真丝的袍袖在空中轻轻拂动。

  在玉佛寺组织机构中,有一个叫做“经济部”的部门。下属“素斋部”和“流通处”管理着素斋馆和法物流通处的经营。

  法物流通处、素斋馆、书画院、宾馆等等,加上物业公司的保洁、保安等员工,直接或间接受雇于玉佛寺的人员数量已经超过了僧人本身。这里还经营着一家素食品公司。

  上午10点前后,觉醒登上奥迪A6,一般情况下车子都是由司机驾驶———“作为僧人,在世人的眼中还是应该离这些物质的东西稍微远一点。”而且,因为忙于各个会场的间歇中,觉醒往往“一上车就睡着了”。

  6年前,29岁的他被推举为玉佛寺第十一任方丈,依照常例从此被尊称为“大和尚”。

  1995年,25岁的觉醒成为上海佛教协会副秘书长,3年后他成为主持日常工作的副会长。此后,他的头衔不断增加:上海市第11届人大代表、上海市青年联合会副主席、上海市慈善基金会副会长、上海市反邪教协会副理事长,等等。他在30岁时成为中国佛教协会副会长,33岁时成为全国政协委员、上海市佛教协会会长。

  他曾倡导并主持召开了“佛教与社会主义社会相适应”、“都市寺院与人间佛教”等全国性的专题研讨会。

  对于“出世”和“入世”,觉醒大和尚有深刻的体会:“我们国家现在提出来的很多东西,与佛教的主张是相通的,只是说法不一样。比如说佛教讲净化人心,我们现在讲构建和谐社会。”

  “幽闭深山不问世事的僧人,我们认为是不够完善的,只能把他叫做挲婆世界的自了汉。他这一辈子,充其量能够做到个‘自了汉’,超度众生就更难以顾及了。”

  觉醒大和尚经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或许更能为今天寺院的一切做出说明:“我们就是要用出世的精神,去做入世的事情。”

  这样的主张,佛教经典有根据。

  高僧太虚长老,曾于近一个世纪前在玉佛寺修行,他提出了“人间佛教”的主张。他积极推动佛教的世俗化,提倡教制、教产、教理革命。他甚至提出革除宽袍大袖的僧装,戴一枚徽章来识别身份,但遭到反对,未能实现。

  所以今天,“僧装”还是僧人们需要敬守的最基本律条之一。传统的250宗律条,今天被概括为六个字:“素食、独身、僧装”。

  “佛教生存发展离不开社会”

  在沪上另一名刹静安寺的山门一侧,有出自佛教协会前会长赵朴初的八个烫金大字:“利乐有情,庄严国土。”“换个说法,也就是‘爱国爱教’,‘自利利他’。”一位宗教界人士这样解释。

  慧觉法师说:“我们佛教有一个传统,农禅并重。就是在教化众生的同时,要从事生产自养工作。佛教寺院无论是弘法利生,还是生存发展,都离不开这个世俗社会。有的法师除了佛学,别的什么都不感兴趣,什么国家政策、社会形势,觉得跟自己无关。我们开展接待工作需要跟人交往,如果除了佛法他什么都不关心,他怎么能去宣扬佛法?如果僧人都这样,怎么可能想象我们助医助学、一年做几百万的慈善?”

  有一种说法正在逐渐被佛教界人士广为传播,那就是———佛教是“构建和谐社会的积极因素”。以玉佛禅寺为例,十余年来先后向社会公益和慈善事业捐赠人民币近2000万元。

  玉佛寺还制订出自己的中期规划和远期规划,“准备借鉴现代商业化运作模式,以玉佛寺为中心,辐射周边,建立旅游、休闲、商贸一体化的商圈经济带,主打玉佛寺宗教文化品牌,带动所在区域的经济发展。”

  在寺庙开办的四星级的觉群宾馆前台,迎宾小姐以职业的微笑回答客人的提问:“标准间门市价是980元。”

  “上海市80多座寺庙,没有一座需要佛教界内部资助———完全用不着!”一位宗教界人士的自豪溢于言表。

相关热词:
版权说明:

  1、凡注明 “来源:考研教育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考研教育网所有,如需转载,请务必注明“来源:考研教育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法律责任。
   2、考研教育网部分资料为网上搜集转载,均尽力标明作者和出处。对于本网站刊载作品涉及版权等问题的,请作者与我们联系,在核实确认后我们会尽快予以处理。
  3、考研教育网欢迎网友积极投稿!  
联系方式:
编辑信箱:kaoyan@cdeledu.com
联系电话:010-82319999-20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