考研这一年(二)

2004-8-2 11:54 【 】【我要纠错
  “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生活中计划总是赶不上变化,7月下旬的某一天我和带教老师上一个手术,站了11个小时。晚上又带教老师一起在骨科门诊值夜班,病号很多,整整忙了一夜,上午回到家中本来打算好好睡一觉,可是家里的水管却因年久失修而漏水,弄了大半天才算搞定。这时接到了高中一个同学的电话,说他下午有空让我去找他。这个同学是我最好的朋友,彼此之间无话不谈,他在外地上学回家的时间很少,这个难得的见面的机会我自然不会错过。都是game爱好者我们下午就和一帮同学钻进了网吧,星际,暗黑,帝国,FIFA,几乎可以联机的游戏我们联了(那个时候还没有流行CS),到了晚上11点才胡乱吃了点东西,各回各家。在这48小时内,我只吃了2顿饭,一分钟都没有休息过,躺在床上感到右下腹有些疼痛,以为是没有吃饱也就睡了。第二天起床,阑尾压痛点有明显的压痛和反跳痛,我得了阑尾炎,对于学医的来说,这些症状太明显了,估计是这几天劳累,饮食不卫生,没有休息好引起的。保守治疗了两天,没有任何的效果,我决定手术。虽然知道这只不过是一个很小很普通的手术,可术后的头天依然十分难熬。我住在一个亲戚是院长的部队医院,其实准确的说是一个医务所,由于没有坐式马桶,而刚手术后的刀口还未愈合,所以对我每天大便变成了最痛苦的事,感觉如同炼狱一般。

  “福不双至,祸不单行”,就在我“告别”阑尾的第三天,我的母亲在老家不小心摔了一下,结果腰1压缩性骨折,正在郑州姐姐家养病的我感觉天象塌了一样,连夜坐车赶回洛阳(这时我的刀口还没有长好)。万幸的是没有伤到脊髓,我知道如果损伤神经的话,我的母亲永远也不会站起来了。腰部骨折需要绝对的卧床休息,吃饭、解手都要在床上,于是一个病人开始照顾另外一个病人,在这期间,偶尔会看看政治,英语,可是看的时候心里很烦,一点都看不进去。整个炎热的8月,我几乎没有走出过母亲住的那间屋子。我曾经想过,如果母亲一时间真是难以康复的话,我今年就不考研了!

  一个多月过去了,由于我的“专业护理”加上药物的左右,母亲的病情逐渐好转,她也看出我在她的身旁没有心思复习,就让我赶快回学校。我知道如果现在再不拼一下的话,那真是一点希望都没有了。我背着厚厚的行囊,来到了学校,在出家门的一刹那,我告诉自己一定要珍惜这几个月的时间,不论最终能否考上,一定要全力以赴,将来不后悔!

  来到学校发现我们年级和我有着共同打算的同学很多,所以再回到实习生寝室的时候已经没有了床铺。还好是夏天,开始我就铺张凉席,睡到了青年教师公寓的阳台上,晚上虽然风吹着很凉快,可是蚊子却多的足以吸光你的血,这时候我就默默念叨着“天将降大任于是人者,必先苦其心志……”。白天我还是不能专心学习,要为找房子而奔波。为了学习方便本想住在学校的家属院,可是学校的政策却不让学生租,唯一的两个住在家属院的同学也没有与我合租的打算,只好放弃。我不愿意住在实习生的寝室,虽然各个都是关系很好的哥们,但是他们或者不考研或者考研只是图个经历,所以寝室在大多时间都是一间娱乐室,如果是在平时,我不会拒绝住在这里和他们一起玩,可是在这个时候我不能,我要考研,而且必须考上!

  学校外的房子也很难找,要么已经被提前回来准备复习考研的人租了,要么被一对对年轻无知的新生当作“爱的小屋”,整整一周我没有找到可以租的合适的房子。在这个时候恰巧碰到了一位好友,以前我们也是一个寝室的,他也是为了考研而来学校复习,已经在外面租了房子,当我提出能不能和他合住的时候,他爽快的答应了,我搬到了这个只有一张桌子两张床12平方的小屋,新的生活开始了。

  考研复习的生活是单调而又充实的。我不是爱睡懒觉的人,可也起不了很早,在好友的每日“催促”下,我们早上6:00起床,洗漱后背单词,7:00从住的地方出发在路上的小店吃点东西(我几乎了一个月的豆腐脑和泡烧饼),然后到图书馆占座位,开始一天的学习。现在想来9月这一个月为我以后的复习打下了坚实的基础,在这期间我将高教司的政治讲义仔仔细细的看了一遍,并做了任汝芬(二)(借她去年的),英语将老朱的辅导做完,每天上午一个单元石220阅读(借她去年的),一个月就看了150篇,起初错的很多,倒后来感觉越来越好,一个单元也就是错3,4个。

  当年我是调剂学医的,我并不是不愿意学医,不想当医生,只是由于种种原因我不想在医院工作,所以我考研的目的之一就是想换个专业,改变自己的将来。,但是我没有能力选择专业跨度太大的学科,因为很喜欢计算机,所以选择了生物医学工程这个专业,对于我来说考哪个学校,哪个城市都无所谓,但是为了将来有机会和她在一起,我决定报考天津医科大学(她要考南开)。

  01年的国庆恰好与中秋同在一天,想来已经离家整一个月了,也不知道妈妈怎么样了,我决定回家看看,也放松一下精神。没想到学校国庆后要到各地检查实习,被抓到不在医院实习的要取消学位,于是乎我奔波于郑州,新乡与洛阳之间,顺利的应付了实习检查,当我再回到学校的时候已经是10月下旬了。

  在医院的时候我天早上查完房后我就开溜跑到离医院很近的大妈家看书,中午在人家家吃饭,休息后接着回家看书,只不过这要比在学校的效率低很多。

  说到检查实习,这里不得不提一下我所在的BT医学院,学校的领导自称学校是三流医学院的老大,其实客观的来说只是个四流。我们这个年级本科当初计划是招收400人,可是最后来报到的只有300多,有些人来到学校后还没报到就立马回家复习了,即便是在我们留下的300多人中,80%都是被调剂的。我不知道别的大学的入学教育讲些什么,只记得我们的老师给我们一再强调的是让我们在这里安下心来,即来之,则安之,一个学校若混到了求学生不要离开的份上,想来也是够惨了。学校很差没名气,这并不可怕,可怕的是学校的有些领导和老师没有摆正自己的位置,制订出一系列绝对BT的政策。后来我们总结过“你所能想到的和你永远也想不到的事情都会在这这里发生”。我们不晓得学校究竟是采用了什么手段居然通过了国家教评,总之在我大学的几年中,我并不是因为学校名气差而看不起学校,只不过是学校的某些甚至可以说大部分做法都太过愚蠢!难怪实习时一位大夫(是我们学校校友)对我说**医学院是埋葬青年人的坟墓!话可能有些偏激,可是相信我的同学们都会有着同样的感受。倘若写出这些年我们在学校的种种遭遇,足以出本小说了,我并是不爱我我的母校,相反,就是因为我爱它,所以我才要说它的缺点,希望它将来有所改变。

  我们年级有10个女生被调到天医学高护,其中一个我们既是老乡又是以前广播台的搭档,从她那里我知道了一条让我目瞪口呆的消息:天医的生物医学工程今年可能不招外校生的消息。我不知道这个消息的可信度有多高,以前从网上或别人嘴里听到过关于考研有多黑多黑的传闻,总之我不能自己“找死”呀,可是要换学校或是换专业谈何容易,以前我一直是在为此而准备的呀!而这个时候离11月10号考研报名已经没有几天了,我该怎么办呢?

  和我同住的好友阿晓也不喜欢学医,他打算跨专业报考成都体育学院的运动生理学。其实对于医学生来讲,如果要想考研成功的几率加大,报考体育院校的运动人体科学是个很好的选择,还可以说是一个很“偷懒”的选择:有三门专业课,不用复习西医综合,而运动解剖,运动生理和运动生化对于学过医的人很简单,只要仔细看书,专业课一般都能考到很高的分。去年一位师兄考成都体院,在英语只有29分的情况下总分考了369分。当然毕竟有个前提那就是你不喜欢当医生且对体育科学有着兴趣(客观的讲还是医生将来的待遇好),我恰好具备这两点,为了能够一年考上,我决定考运动人体科学。(事实上近年由于医学生大量报考该专业使的体院该专业的学生考上的机会减少,因为他们和医学生在基础上不具有可比性,为了“照顾”自己的学生,据我所知目前一些体院已经开始明文规定不招收外专业考生)

  选好专业就要选学校了,全国体育院校按名气依次是:北京体育大学,上海体育学院(02年10月更名为上海体育大学),武汉体育学院,成都体育学院,西安体育学院,沈阳体育学院,天津体育学院等等。

  本来我打算就是她考哪里我也考哪里,可是从她的某些话语中我得知她并不喜欢天津这个城市,即便是考上南开,也很有可能不会留在那里,而且相对于其他直辖市来看,天津的发展确实是最慢的。我的目标不是在某段时间内和她在一起,而是永远!这时候我突然想到她是学金融的,对于学金融的来说,最理想的工作城市莫过于上海这个中国的金融中心了(随着发展也上海必将成为亚洲甚至世界的金融中心),她也曾经流露过希望去上海的念头,因为在那里不论是对专业知识的应用扩展还是对自身综合素质的提高、思维的开阔都有很大的帮助,更何况上海确实是一个对几乎所有年轻人都充满着“诱惑力”的大城市(我的很多同学宁可不要户口也要在上海工作)。为了她,我决定报考上海体院,如果她将来来上海的话,我就留在上海,如果她在别的城市,那么从上海去那个城市相对也容易一些。当然我所有的想法只不过是我的一相情愿,我怎么知道她会不会这样考虑,或许我只不过仅仅是她的一个同学而已!但我是一个理智的理想主义者,很多东西在具体做的过程中我会很理智,可是决定做什么却全凭着我的理想,高考报志愿如此,没想到考研也是一样。后来很多亲戚朋友问我既然考体育当初为什么不考北体,我就搪塞道北体难考,要看的书多,招生黑等等,其实只有我知道真正的原因。倘若只考虑个人的发展那么无疑选择北体是最明智的。

  11月10日是开始报名的日子,见到了许多在外地实习的哥们,虽然只是短短的分离了5个月,可我们却想是久别重逢的老友似的,互诉着情况,当然绝大部分和考研有关,那时候我们最流行的话边是“你报哪里?”

  考研的报名又一次体现了学校的BT,光我们年级要考的就有200多人,再加上老师以及附属医院的医生还有地方上的一些考生足有有4、5百人,而负责报名的工作人员仅有可怜的两人,并且仅有这两人都很年轻,一个什么都不知道,另一个今年也要考,只顾操心自己。我们就象傻子一样交了130元,领了一堆表格,根本没有人指导填写,可是有几份假如填错,你连改的机会都没有(有一份我是改了两边才写对,橡皮、刀子、去字灵都用上了)。为了能够准确填涂,我们年级的人都聚集在图书馆的自习室,大家一边询问,一边填写,一时间图书馆的自习室成了我们的天下,低年级的学生有些很好奇,不知道我们在干些什么;有些很疑惑,因为从我们嘴中发出的都是他们理想中的全国各个医学高校响亮的名字;更多的是无奈,嫌我们搅了他们的实习,不过敢怒也不敢严,谁叫我们是老大呢!整整拖了两天才把表填好,可是收表的人却不见了踪迹。第三天才领到另外一些表(具体什么记不清了),填完交上去,因为没有照片被市里退了回来,该死的学校将照相安排到了报名的最后一天。那天一早我就去排队,不时有加队的(没办法,都是熟人),排了近一个小时,照相只用了不到一秒。14号(也就是报名截止那天)下午三点我终于办完了所有的手续,没敢喘口气就和几个同学一道赶4点去郑州的火车,因为我们很多人都报了“云鹏”的政治冲刺班,15号上午开始讲课。

  在这报名的5天之中相信每一个人都感到过学校的官僚作风和混乱的秩序,有些在外地实习的同学本来只打算回来两天报完名就回去实习或复习,可没想到整整拖了5天!而我们还不酸最惨的,国庆后的实习检查,在三门峡某医院实习的同学有四个因平时复习不在医院被学校发现,开始学校要取消他们的学位,不准他们报名考研(简直是把人往绝处逼)。那些天来这四个同学在校园里无助的背影和迷茫的表情,真是让人扼腕。最后在多方关系的作用下,学校终于在最后一天同意让他们报名,但是条件是“如果考上,那好说,什么处分都没有;如果没有考上,仍然要取消学位!”说来奇怪,一年后当初被逮住的这四个同学居然全部考上了(分别是武汉大学医学院,西安交通大学医学院,大连医科大学,最后一个我忘了),其中有一个还考了390多的高分,而和他们在一起实习没有逮住的却全部落榜。可能他们就是面对着绝路(如果考不上将没有学位),才能破釜沉舟,迸发出常人所没有的毅力,但是精神上承受这么大的压力,确实很不容易!

  很早便听说过考研有很多的辅导班:基础、串讲、冲刺,模考等等,主要集中在英语政治两门公共课上(医学不考数学)。在上半年初,班里就不断的收到北京一些辅导班记来的各种材料,不外乎买书或办班,一个个都标榜着自己有独家的“内部消息”,这个标明自己压中了上一年的多少多少分,是全国之首,而另外一家就敢说没有其他机构压题率能超过他,如果谁能找出的话就奖****元。呜呼哀哉,这些人真是有种“人有多大胆,地有多高产”的精神。可是现在的社会便是如此,即使你知道有些东西你要上当,可你还是要往圈套里钻,谁叫我们要考研呢?“一个愿打,一个愿挨”,君不见哪个高校附近都有着一堆堆的考试书店,从考研、寄托、雅思、MBA、MPA到英语四、六级,计算机等级考试,再到律考,注会,微软认证,再加上自考,成人高考,高考等一系列层出不穷的考试,各种辅导资料铺天盖地。如今考研的人越来越多,其实别的考试也是如此,在中国这个有“考试”特色的国家里,这些考试似乎将形成了一条“考试链锁”,将我们牢牢的圈在里面。现在国家正在逐步把教育当作一种产业来做,那么各种考试无疑是产业里一块巨大的蛋糕。很多人要依托考试“为生”,达到他们“先富起来”的目的。

相关热词:
版权说明:

  1、凡注明 “来源:考研教育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考研教育网所有,如需转载,请务必注明“来源:考研教育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法律责任。
   2、考研教育网部分资料为网上搜集转载,均尽力标明作者和出处。对于本网站刊载作品涉及版权等问题的,请作者与我们联系,在核实确认后我们会尽快予以处理。
  3、考研教育网欢迎网友积极投稿!  
联系方式:
编辑信箱:kaoyan@cdeledu.com
联系电话:010-82319999-20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