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4年我的考研宣言

2004-8-2 11:54 【 】【我要纠错
你让我看到幽兰的家乡的海
  海上漂浮的朦朦的岁月
  岁月里不再重现的碎片
  还有远方里不再遥远的等待
  那委屈是倔强的,
  搅地我心痛不已,
  下雨的冷夜,
  刺骨的寒风;
  依墙的等待,狂奔的身影;
  坚强的落泪,固执的转身;
  绝情的话别,无尽的追问;
  叛逆的执着,被迫的遗忘;
  飞翔的翅膀,颓废的灵魂。
  是你的曾经的忧伤吗?
  我现在心里很痛。

        ———子灿

  光明之海把我推向黑暗之洋,黑暗之洋又把我涌上光明之岸,太平洋不久就将泛起2003的曙光。眺望云和山的彼端,不由思绪翩翩。

  生命的意义在哪里?这是我问自己最多的一个问题。可能不同的性别会有不同的答案,有不同的思考方式,也可能殊路同归。问题最终将归结于自身。

  潮落潮起,云长云消,江河总不断流淌,万物总不断吟唱。所以时光之舟希冀时代的水手们在它巨硕的甲板上扬起白帆在万顷碧波上划出一道青春的光芒,乘风破浪去远航。因为时光的海洋上没有岛屿,更没有陆地,人人都是水手。

  在理性的认识中,生命的意义源于一个人的所看,所思;在感性的认识那里,一切却取决于心灵的体会及情感的丰富程度。但同时它又不仅仅是一种体会,更关键的是它影响思考的方式。

  在密集的大多数走过之后,道路上还复空寂,但道路自身更坚实了。在历史走过之后时空隧道于冥冥之中留存着历代的印痕与洪钟,要不我怎么会时常听到那激越的惊雷闪电。今天用轰轰烈烈凿下历史,历史用沉毅深厚祈祷未来。我已面对2003,我就是今天。

  生命可能是这样一种过程:体验——积累——思考。当我习惯了这种生活方式时,永恒的也就只有思考了。同时思考也是一个渐进过程,它也需要一个否定——肯定——再否定的循环过程,也需要经历一个思想混乱的过程,渐渐走向澄清,再走向独立,并最终确立起属于自己的思维模式。这不仅需要时间,更需要持之以恒的积累与勇气。并不是每一个人都有这样的意愿,也不是每一个人都能以这种生活为享受。

  很多东西在追求之前是个梦,在追求过程中是首诗,在追求达到后则成了论文,惟追求过程是最浪漫的时节。爱情是这样,考研也是这样,因此比起虚幻的梦境,我更爱诗,爱它写实;比起理性的学术,我更爱诗,爱它浪漫。我的诗只献给我爱的人。

  诗的力量是如此具有渗透性,它渗透到我的骨子里,渗透到我的思想里,渗透到我的生命里,穿透我的记忆。去年冬天我对一个女孩说:“时间会冲淡一切”。人们常说时间的力量是巨大的,它可以让人忘掉一切,其实诗的力量更大,它可以让遗忘的一切在时间的长河里一点点地漂浮起来,时间不能做到的事,诗可以。时间不能将逝去的一切挽回,但在诗里,人们甚至可以将时间遗忘。

  宇宙虽然无限,但对生命却有局限与约束。所有的约束者都显得抽象无力,除非有了自己;所有的自己不过瞬息,除非有了时间;所有的时间也都是空虚,除了珍惜与创造;所有的创造也并非都是益,除非有了共享。因此除了付出的那一秒是真实,岁月还能是什么?

  我慢慢地感到内心世界的力量,它帮我强大,带领我度过危险的地带,带领我到达安全的所在,让我在孤独的时候仍不感寂寞,让我在失去的时候仍能安然面对。

  当我登上紫金之颠,在山上自鸣得意并放歌时,不想一张口就随风消散,还不如在山下的回声多,这便是我下山的缘由;当我登上紫金之颠,在峰顶俯视山下芸芸众生时,一只鹰在高空俯视我,而太阳在太空中俯视这一切,这便是我下山的缘由。在峰顶是引人注目的然而峰顶的东西并不比山谷里多。当阳光照亮我时,也给了我一道阴影,也正是这道阴影使我更立体。

  西风吹起时,谁是生命的主宰呢?生命的意义除了思考之外还剩什么呢?我渐渐地甚至不能察觉到自己了。仿佛一切都是虚无空幻的。仿佛在电脑面前整个世界只有我一人了。生活的出路在哪里,所有的路都需要一个人努力积极的去探索,没人能帮我,没人能指引,前面的路还长着呢。何时解救人类出苦海。

  风在宁静时是无言时的,当它跑动是就有歌了;水在静止时是无声的,当它奔流时就有歌了;山是沉默的,当有攀岩者时,那拓荒的脚步与回声便是希望之歌了——那是永恒之歌。我每日奔驰在时间的轨迹上,风总在我身边细语,雨总在我耳畔低吟,而阳光也没说什么,却使世界五彩缤纷。我奔驰,我狂飙突进,道路对于车来说是一种约束,但正是这种约束,使车得以达到目的地。

  If Winter comes, can spring be far behind?诗弥漫了我的空间。人与人需要多近的距离才能靠近呢?为什么没人来超渡我过那条生命的永恒的河流呢?生命是需要不停的成长的吗?成长到什么时候才能到达生命的顶峰,对有些人而言,或许永远都不会有那样的一天了。

  知识的力量到底体现在哪里呢?知识并没有把我解救出来。相反却使我越陷越深,充满矛盾,难以自拔。新闻无学?传播无学?英语系的学子是半文盲?一个陷阱,可笑!

  青春一点一点地过去了,仿佛青春的河里我已走了上万年,它是如此漫长,可仿佛它又刚刚来过,在我还没醒时,它已要远走高飞。生命似乎被一个模式固定住了,只能在原地踏步,再也不可能出现转机。鲜活的生命就要这样消失了。

  在这个寂静的空间里,生命似乎凝固了,世界将我遗弃在时空之外,刹那间感觉什么都不需要了,如果真是这样,那该多好,该有多么轻松自在,如果真是这样,思想也将最终卸下它的负担。我倒希望有一个霍金在《时间简史》修订版里所说的“黑洞”,穿过它,可以将一切前尘旧事遗忘,穿过它,可以让思想有一个单独的空间,不受芸芸众生的纷扰。甚至在这样的空间里诗也可以不要。

  我独自一人前行,战胜了内心的妖魔鬼怪,渐渐能够把握自己,能够用自己的力量安宁自己。可是不知什么时候,它又会趁我脆弱时逃窜出来,重新把我打倒。这是一场永恒的战争,直至生命停息。

  我甚至不知道肉体与灵魂的战争会打多久。只但愿今晚的维也纳别让我失望。就让施特劳斯那华美的乐章洗尽我一年的疲惫,2002就这么快要结束了。明天——悄悄地上路。一切从零开始,带着爱,带着希望,带着淡淡的感伤。不要张扬,只要翱翔。我来了,我看见了,我胜利了,我正“以某种姿态在路上”。

相关热词:
版权说明:

  1、凡注明 “来源:考研教育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考研教育网所有,如需转载,请务必注明“来源:考研教育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法律责任。
   2、考研教育网部分资料为网上搜集转载,均尽力标明作者和出处。对于本网站刊载作品涉及版权等问题的,请作者与我们联系,在核实确认后我们会尽快予以处理。
  3、考研教育网欢迎网友积极投稿!  
联系方式:
编辑信箱:kaoyan@cdeledu.com
联系电话:010-82319999-2003